翻页 ? 夜间
爱豆看书 > 抢帝为夫:神医毒妃要逆天 > 第65章 打脸

????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爱豆看书] https://www.26ksw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????“还有我!”

????人群之外忽然传来一阵沙哑的吼声。

????只见一名中年灵师瘸着腿,膝盖上透着丝丝血迹,走路都走不稳了。

????他忍痛咧着嘴走到白氏丹药铺门口,喝道:“你的假药害我跪了一上午的搓衣板!老婆说怎么买这种便宜货,冤枉我把钱拿去喝花酒!都是你害的!”

????白长鸣的眼睛瞪得老大,灵魂仿佛被抽空。

????这可是阎禹行炼制的药,怎么可能会出这样的问题,一定是有什么误会!

????“各位,你们一定是弄错了,我们白氏丹药铺的药源都是非常优秀的,绝对不可能……”

????众人的火气“蹭”的一声燃烧!

????“卖假药还不承认,兄弟们,不要客气,今天我们就替天行道!”

????“留着这样的店铺简直就是害人!”

????“让我先动手!”

????……

????几名灵师神情萧肃,他们纷纷驱动全身的力气,朝着白氏丹药铺发动攻击。

????“轰轰轰!”

????“哗哗哗!”

????“砰砰砰!”

????一道又一道浓郁的灵气准确无误地轰在白氏丹药铺上,白氏丹药铺被轰得“哗啦”作响,窗户碎了,门裂了,柱子断了,屋顶倒下来了。

????“各位,不要砸了,一定是有人陷害我,各位手下留情啊,手下留情……”

????白长鸣跪在地上不住的求饶,几位灵师正在气头上,根本没打算放过白长鸣。

????围观的群众没一个为白长鸣说话,本就是他们白家自己造假药,他们不会吃饱了撑的为他们求情。

????“轰!”

????整间屋子轰然倒下,尘土遮天蔽日,几名灵师这才似乎消了一点气,他们踩着碎屑扬长而去,留下已经被夷为平地的白氏丹药铺。

????看着满目疮痍,白长鸣已经说出话来,他的眼睛像是死鱼眼睛一般,仿佛还是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。

????似乎想起什么,白长鸣握紧拳头,眼睛透着杀气,

????白氏丹药铺的对面,墨家人正看着这场好戏。

????见白氏丹药铺被夷为平地,长老摸着胡子似笑非笑道:“今天白家可真是热闹。”

????众人点点头。

????那语气,那神色分明有掩藏不了的幸灾乐祸。

????墨凌风冷哼一声道:“是阎禹行自作自受,如果他能买来我的香肌露研究一下,至少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。自作孽不可活,他还一直以为自己是古梁国的第一丹药师。”

????那些香肌露可是用灵霄赤焰炼制而成的,哪是阎禹行普通的丹药可比的。

????“可不是,阎禹行是自作孽不可活。”

????说罢,长老忽然回头看着墨凌风的侧脸。

????风吹起墨凌风的头发,她静静看着前方,眼神悠远而淡然,像是平静下隐藏着巨大能量的湖水。

????长老忽然觉得这十四年来从来没有仔细看过墨凌风,而今仔细看看,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她一般。

????当天晚上,白长鸣气势汹汹回到白府直奔书房。

????一个黑色的影子坐在他的书房似乎在等着什么。

????“怎么样,白老板今天生意如何?”

????阎禹行的声音狂傲依旧,大有他辉煌时候的气势和架子。那个香肌露可是他用尽自己所学炼制的,他有把握一定会胜过墨凌风。

????所以,他甚至不去查探情况,而是直接到这里等白长鸣的好消息。

????白长鸣看着阎禹行的眼睛快喷出火来。

????他握紧拳头,咬着牙齿加重语气道:“阎大人,有你的照顾我今天的生意真是好得不行!”

????房间里顿然沉寂,猛然阎禹行发出大笑,优雅平静的脸因为太用力狰狞异常。

????“哈哈哈哈,我赢了!我赢了哈哈哈……我阎禹行可是古梁国第一炼药师,她墨凌风算什么东西,和我比炼药,她还不够格!我不光要赢他,还要让她家破人亡!”

????阎禹行的眼里透着狠辣,似乎想到什么,阎禹行突然回过头来,趾高气扬道:“白老板,这些天,我可替你赚了不少!”

????一听这话,白长鸣的怒火被彻底点燃,他指着阎禹行破口大骂道:“阎禹行,你还好意思找我要钱!你炼制的香肌露就是一堆垃圾,我的丹药铺被人砸了不说,现在连我的药材铺的生意也受到影响!我真是瞎了眼才会让你给我炼药!”

????白长鸣的话就像带刺一般刺进阎禹行心里最敏感最不甘的地方,他抓住白长鸣的衣领吼道:“你敢说我炼制的丹药师垃圾,我是古梁国第一炼药师!”

????“好一个古梁国第一炼药师,你还真有脸!”

????白长鸣从袖子里取出一瓶香肌露甩到阎禹行脸上。

????水晶小瓶盖子松开,一阵醇厚的药香刹那间布满整个书房。

????“不,这不可能!”

????阎禹行步步后退,面如土色。

????眼前的这丹药药香醇厚,明显比他炼制的香肌露纯度高得多,这炼丹药的水准远高过他。

????“不,我才是古梁国第一炼药师!”

????阎禹行抓着头发歇斯底里吼道,额头青筋暴起。

????白长鸣不管阎禹行此时内心的翻江倒海,他抓着阎禹行的衣领道:“阎禹行,你害我承受这么大的损失,你要怎么赔我!”

????“你敢要我赔你,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!”

????“你以为你还是古梁国第一炼药师吗?你以为我还要对你毕恭毕敬吗?”

????“要我赔你是吗?”

????阎禹行的嘴角忽然露出一丝笑,他看着满脸横肉的白长鸣道,“好,白老板,我一定好好地赔你!后天,你到我府上取钱。”

????“哼!”白长鸣露出心满意足的笑意。

????同往常一样,身着黑色斗篷的阎禹行悄然离开白府,站在白家围墙上,他回头看了看白府,眼里透着如蛇一般的阴狠。

????丹药之争总算落下帷幕,靖安城似乎又恢复以往的平静。

????白长鸣自丹药铺被砸以后似乎和阎禹行闹掰了,再没开始卖丹药,他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推出丹药界。

????靖安城大部分客源又回到仁济堂,仁济堂的生意比起以前来更加火爆。

????特别是香肌露,售价从当初的三千金币涨到五千金币,即使价格翻了大一半,买的人却从没有减少,每天都出现脱销的情况,很多人有钱都买不到。

????有些达官贵人不愿意排队,为了买药干脆亲自上门拜访,开口向墨家讨要。

????对于这些人,墨凌风在家中备有一些香肌露,这些都是有权势的人,给他们一点特权让他们开心一点未尝不可,或许关键的时候还能用上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